欢迎访问: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男寝室里倩女幽魂

男寝室里倩女幽魂

深夜时分的大学男生宿舍里一片寂静,我躺在床上,一时无法入睡。
  今天是周末,室友们都回家去了,只有我一个人留在宿舍。在BBS上虽然talk得很愉快,但是一关电脑,身心都觉得疲惫已极,只想找个女孩子共暖被窝;向来孤单的我心想:春天到底什麽时候来?
  「哈罗?」
  一个女性的声音响起,很轻,带了点试验性质;我张大眼望了望,随即感到好笑;自己的房间自己清楚,哪里会有女人?唉,幻觉都出来了,拥紧棉被,还是赶快睡吧。
  「哈罗?」
  又来了,这次听得真切,真的是女人的声音。我几乎跳起来,紧张地问著:
  「谁?谁在我房里?」左手摸到灯开关打开,整个房间刹时亮了起来──怪……怪了?什麽都没有?
  那个声音又响起来,「别慌,也不用怕。我没有恶意的。」顿了一顿,「我来你房间的原因是……是……」
  「是什麽?」我有点颤抖著问。
  「是因为……我喜欢你……」她的声音逐渐变细,尾音几不可闻。「我真的很喜欢你,所以才鼓起勇气出声招呼;希望不要吓著你了。」我在床上坐著,背靠著墙,棉被拉到下巴,努力的揉揉眼,没错,房间里没其他人,但声音似乎从每个角落响至……「你到底躲在哪儿?你说你喜欢我是什麽意思?」
  那声音悠悠叹了口气:「我也不知道为何喜欢你,算是缘分吧!我跟著你已经有一年了。喂,不用找了,你看不到我的,我根本没有身体呀!」我呆呆地摇头:「不对,这一定只是个梦。现在是晚上,所以我在作梦。」可是这个梦却又如此逼真。我把棉被拉到下巴,向著空气问:「你没有身体?这什麽意思?你到底是谁?」
  「我只是一个精神体啦!人类都叫我们什麽来著?鬼或是幽灵啦。」「你……你到底是什麽东西……我不相信神鬼之类的,你不要骗我。」「你相不相信并不重要,」她调皮地说,「真的有鬼存在,而且就在这里,而且那个鬼喜欢你,想要赢得你的友谊!」
  「以这种方式开始?怎麽可能。」我被吓得有点生气,「你说你跟了我多久?
  一年了?跟著我上课、去图书馆、吃饭?」
  「嗯,还有上厕所、洗澡……我最喜欢你冲浴时沈醉在热水里的样子了。现在我最想做的,就是陪你睡觉罗!」
  「什麽?你说什麽?」我吃惊道。
  「我说:我想陪你一起睡。你要我吗?」
  我吞了口口水,这算什麽?倩女幽魂?虽然我二十好几了,但是跟女鬼睡觉?
  「我……我从来没有跟女孩子睡过。」
  她带著同情的口吻说:「这我知道,我就喜欢你的纯洁嘛!所以……你希望我有什麽样的身体呢?」
  一时反应不太过来,「你的意思是:你可以变成任何我想要的样子?」「是的。」
  我张大嘴巴,好一会儿才说:「听起来很不可思议。」「会吗?为什麽?」
  「我也不晓得,反正就是觉得不可思议。这太疯狂了,我一定还在作梦吧?
  地球上有二十五亿的男人,怎麽可能单单有个女鬼半夜在我房间里,还问我希望跟哪种身体睡觉呢?」
  「其实我碰到过不少男人……只有你能让我心动。」我真不知道是该感觉倒楣还是骄傲。「但是,为什麽你会喜欢我呢?」「人类喜欢什麽人需要理由吗?」她不答反问。
  「我想不需要。」
  「刚好我们鬼也一样。」她又调皮一笑,「好啦,你喜欢我长什麽样子呢?」我有点迟疑,跟鬼玩,会不会减阳寿?但是她说话的声音听起来蛮真挚的,说不定真喜欢我呢!好吧,姑且一试,反正我平日行善,佛祖会保佑我的。「我喜欢……跟我差不多高的。」
  「那容易。」她说:「再来,肤色呢?」
  「肤色嘛!」我喃喃地说:「白种女人蛮不错的,但是肤质差了些……黑女人我又不太喜欢……对了,变那种有点天然黑的皮肤,像是印度那一带的。」
  「没问题。头发颜色呢?」
  「黑的。而且要又长又直!我希望你看起来有点印度女人的样子。」「但是大多数又高又苗条的印度人五官都像西方人耶!」「真的吗?好吧,就这样没关系。」
  「随你罗!」她又问:「那你喜欢什麽样的身材的呢?」「唔,中等胸部,大奶头的如何?」
  她轻笑出声。「这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,你竟然会喜欢这种身材的;无论如何我照做就是了。那体格呢?瘦弱的,轻盈的,还是很强壮的?」「苗条,但是带点肌肉。」我说:「不过不要那种练出来健美的肌肉啦,是很自然运动产生的。」
  「我真不敢相信……」突然感觉好像在餐厅吩咐师父要煮几分熟的牛排,加上多少的调味酱一样……体毛?
  她又笑了:「对不起啦,我知道这有点疯狂;但是我必须依你的希望产生……你希望我有腿毛、阴毛、腋毛吗?」
  「喔!」我想了一想,然後自己也笑了。「我知道人类要自然一点比较好,但是我想要一个没有毛的身体……」
  「好吧!我可以变成没毛的女人。」停了会,「我要现身了哦,你准备好了吗?」
  「等一下。」突然发现自己几乎是脱光睡的,「先让我把衣服穿起来。」「没穿衣服有啥关系?我不能变衣服出来,所以我也是裸体的;再说我跟了你一年,早就把你身体看得一清二楚了。我喜欢你没穿衣服的样子。」我叹了口气,说道:「好吧。」
  就是那麽简单;上一刻,我还孤独地一个人待在房间里;下一刻,她冒了出来,站在我床前。就著床头灯看,她真是美──苗条、健康的黑皮肤,小小的胸部上覆盖著两圈比肤色更黑的乳晕,长长的黑发如瀑布般直泻腰际。她以皇后般的幽雅伸出手来,我迟疑了一下,迎向她的手;我又吃了一惊,原以为鬼是虚无飘渺,或是冷冷冰冰的;但是她的手却是如此的温暖,皮肤如此地光滑,就跟我们人类的一样。
  她对著我微笑,然後拉我的手去碰她娇软的胸部。「来吧!来摸摸我,来摸摸这个你创造出来的躯体。」
  我可以感觉手在颤抖。「我真不敢相信……我是在作梦吧?」这真的不是我的幻觉吗?她的胸部是那麽的真实,那麽地温暖,还带了浓浓女性身上特有的幽香。如果这是梦,那也做得太过火了一点。
  她跨了一部,坐上了床,整个身体靠在我的肩上;我可以感觉到她的乳间碰到了我上臂。她吐气如兰,说著:「就算是作梦也没关系……你何不现在尽情享受,把是不是梦的问题,留待天亮再讨论呢?」「好吧!」虽然亲眼见到,我还是怀疑著:「喂,你不是什麽离家出走、又会变戏法的未成年少女吧?不要愚弄我哦!」
  她嘻嘻一笑,忽然又隐形了,「你看我是不是在愚弄你呢?
  她就这样不见了,真是奇妙啊!但是在几秒之内,有「人」轻轻地碰我;嘴唇有著潮湿的感触,一双手缠住我的背,两团肉球贴著我赤裸的胸膛;我眼前的的确确没任何东西,但感觉又如此真实……
  我躺回床上,她还是绕著我;我开始回应她的吻。她离开我的唇,开始吻我的脖子,手指在我身上恣意探索著。终於她找到了我内裤的裤带,焦急地褪下这个障碍。我抱住看不见的她,在她背上爱抚著。
  我跨下的器具以最快的速度升起,然後被一股潮湿而温暖的物体所吞噬。我还是看不见她,但是可以感觉出她在我的怀抱中,享受著我的处男的献礼。这麽紧,这麽有力,像是有东西在吸 著。我全身肌肉都绷了起来。忽然,一股想像不到的痛快,像电一般流过我的身体,一阵狂喜的痉挛,好久没有得到宣泄的白色精液像火山爆发喷、喷、再喷,一次比一次喷得更高。
  这个痛快好像持续了几世纪之久,然後她的唇又回到我嘴巴上,胸部又贴回我的胸。我们再度接吻,这就是做爱了吧,我心想,全身骨头似乎都软掉了。但是在一分钟内,下部又不安分地逐渐地挺了起来,好像刚刚没有损失半点男性的精力,可以重来一样。
  似乎一整晚我们都重复这样做著,每次都欣喜,每次都完美,每次都很不可思议,而且在每次过後,我总是可以生龙活虎地马上再来。假如这是梦,那就是我做过最不可思议的春梦了;我宁愿这样梦一辈子。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作弊的代价 下一篇:我爱他的身体

友情链接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